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166555.com >

www.166555.comClass teacher

第三百四十五章 最珍贵的心(大结局)

2019-10-15 

 

 

  里面有一本书以及两个圆圆的闪着光亮的东西,何娇本被凌琛护在身后,见没了危险被凑过去看,只一眼就看明白了,“竟然是戒指。”

  她伸手将其拿在了手里,左右掂量,“真是巧夺天工。”这戒指可比现代的钻石戒指要华丽的多,其上更是由能工巧匠刻画了字句。

  这是两个人的名字,“原来以此换终身。”何娇轻道,却准确的传入了凌琛的耳里。

  “这般代表情人心意的东西,自然动心。”她也未做隐瞒,顺着凌琛的话往下说。

  盒子里还有一本书,被凌琛拿在手里翻阅,但不过寥寥几页,凌琛的眉心却是越皱越紧。

  她一把将书本抢了过来,熟悉的字体以及画面涌入脑海,曾几何时,她以为自己能够完全忘却的东西,那么清晰的又一次浮现。

  书页上镶嵌的笔画那般熟悉,琳琅满目,飞机,汽车,高楼大厦……等等一切代表着那个时代的东西,在此时仿若凝刻一般。

  凌琛发现了何娇的不对劲,心头有一种忧心猝不及防,他立刻打翻了她手上的书,却看到了一双蒙着泪的眼睛。

  盒子仿若一个百宝箱,她斜眼看去,竟然还有一只手表,不知过了多少年,早已停滞。

  “我们走吧,这里不过是一对恋人回忆沉眠的故土而已,对于他们来说,爱情才是永远的宝藏。”

  何娇抹了一把眼睛,拉着凌琛便往外去,大门虽然外面锁上了,却是可以从里面打开的。

  正在对峙中中的一群人听到了门扉开启的声音,这一次木曾的反应速度最快,他蓄力而出的一掌轰然而至,凌琛早心有准备,同样的一掌骤然挥出。

  这二人对峙的一掌恍若触碰了什么机关一样,立时间皇陵脉竟然开始整个震动了起来。

  “地震?不会吧。”何娇心头微顿,立即响起刚刚的话本上写着此地易地震,警示后人不要来此。

  木曾动了,他带来的人自然也就动了,于是原本对峙的两方人马一个接一个的动了起来,这一动便是腥风血雨。

  “你们都不要命了嘛,这里不过是一对恋人的长眠之地,却被后人传颂为宝藏,那是他们的爱情,不是金银财富,长生不老。”她越是焦急,声音便越是冷静。

  晃荡的激烈程度越来越强,何娇瞅准了时机,将刚刚攥在手心里的四块玉佩全部朝着木曾的方向抛出,“你要进去,这钥匙就都给你。”

  果然,木曾双眼一亮,朝着钥匙的方向飞奔而去,而凌琛却是腾出了手,一把捞过何娇,语音清晰的道,“撤。”

  在他们刚刚撤离的刹那,山形骤然就是一晃,好像眼前出现了重影一般,这是……

  ‘轰隆隆’的声音如同惊雷阵阵,天生异象,云朵仿若铺面,植被掀飞而起,一切不过片刻之间。

  从何娇以及山体动作的声音里,凌琛几人以及山脚下还没来得及爬上来的府兵,纷纷撤退,“走的越远越好。”

  终于离开了皇陵脉的范围,却看到这一片天地都沉了下来,山,哪儿还有什么山,入口更是一片狼藉。

  “这是地震,一种自然运动。”何娇没有解释的太深刻,“那里面的话本所说。”

  若说财富,那话本里的一切确实是财富,那是多少年后人的智慧结晶,虽不详细说的零零散散的回忆,但就算是掌握了其中之一二,也确实是了不得,不过随着这一场地震,一切都将被掩埋。

  在这里,他们看到了被何将军看顾的木清然,这人显然是发现了有关于木曾的蛛丝马迹,想凭借一己之力回天,却不知道一切都是枉然。

  何将军与雪国军队竟然联合,一举攻破病族十三联盟,更有猛将斩了那病族首领的人头,自此病族偃旗息鼓不敢越线半步。

  而雪国太子回到了皇城,竟直接登基为帝,一举将异性藩王全数削除,更查处了无数有异心之人,雪国归于平静,自此唯有一帝独孤傲。

  他递上了百年之好的盟约,一切好像顺理成章又似乎有暗情在影响,但无人深究,和平,毕竟是大多数人的希望。

  蒲娘子被从藩王府里救了出来,但形容憔悴,最后回到了凤阳门,竟扛起了声名狼藉的凤阳门,何娇倒是颇为敬佩。

  “我现在有小情绪,谁都不许跟着我,告诉凌琛,我要和他分居。”何娇走的飞快,却一点临产孕妇的自觉都没有。

  “噗……娘娘,您倒是生完了小皇子再赌气分居可好?”月影从树头差点没掉下来,只得现了身,却也不敢阻拦这个任性的孕妇。

  “那我去太后宫中蹭住,这可是她家皇孙,必须得收留我。”何娇语气咄咄,气呼呼的表情,煞是可爱。

  听了消息的宫人立即回报,“娘娘,太后吃斋礼佛,如今宫殿也是闭门不待客。”

  “哼,那我去融乐宫!”荣乐郡主回归,自然在宫廷之中设下宫殿,何娇归来之后,倒是走的越发的近了。

  “娘娘,您可省省心吧,荣乐郡主最近与轩王你侬我侬,您忍心跑去她的宫殿打搅么?”子眉在后面喊着。

  等她到了冷宫的时候,面对着的几乎是一片废墟,“娘娘,此地多年无人管辖,需要重新修整,您可别为难我们……”

  何娇冷眼对上笑意盈盈的凌琛,“本姑娘要回娘家……”还能不能愉快的分居,让她逍遥几日。

  只是这一句话音落下,她身形陡然一颤,凌琛心头一惊,立刻来到了何娇的身边,她闭着眼,哭丧着脸,“我好像要……生了!”

  那一日天光璀璨,何娇还记得,她诞下麟儿再醒来之际,是凌琛握着她的手,套上了刻下了二人名字的戒指,虔诚的吻过她的眉心,他说:“我爱你,夫人。”新闻百科_新闻中心_腾讯网花卉图片及名称大全_花卉养护知识和资讯-爱网

现场报码5室| 红姐图库禁肖彩图| 六合神灯高手论坛| 正版挂牌高手论坛| 香港挂牌白小姐资料| 香港马会图库开奖网| 香港财神爷爷图库图源| 香港马会夜明珠一肖中特| 天线宝宝开码玄机图| 白小姐中特网开彩结果|